欢迎来到 中国名山名寺名观文化研究委员会!

加入收藏  丨  联系我们

王冰梅:解读中国的山文化

信手翻阅一下中国的文化艺术文本,或回眸一下中华历史长廊,你会发现, 中国的文化历来与山有着不解之缘。 想必在上古洪荒年代,原始的地貌是犬牙差互、陡峭险峻的,至于如今的平原和坦途则是长期河流冲积和人类世代活动的结果。因此,在中华远古的神话故事或地理学著作中,充满了对山川河海的描绘和记载,神仙不是居于山上,就是藏在水中:泰山传说是盘古的头颅化成,昆仑山是西王母的地盘,太行山是神农氏尝百草的地方,河南、陕西交界处有一座夸父山,太行王屋二山本来是在一起的,被愚公及其子孙一座放到朔东,一座放到雍南。《山海经》就是关于山与海的记录,提到的山不计其数。 在春秋之前,朝廷设有掌管大山的官吏被称为“岳”,因此,山又称为“岳”。传说中的尧在位时,晚年选择继承人,常咨询四岳,四岳推荐了舜。这就是古时 “禅让”的来历。据考,早期只有东西南北“四岳”,因为在中国的文化词汇中,有五行、五谷、五音、五味之说,因此,添加了中岳嵩山,始有五岳之说,以求对应和平衡。古代中国人对于山有着近乎宗教一般的崇拜与敬畏,自夏商时代始,历代帝王都有登山封禅和祭祀山神的传统。筑土祭天谓“封”,净土祭地谓之“禅”。西方人设计和制造了高耸入云的哥特式风格的教堂祈求与上帝对话;东方人则籍天然的山脉感谢天地的恩赐。 五岳之首泰山可谓中国的文化山,儒教创始人孔子感慨“登泰山而小鲁”,杜甫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。中国的山岳多因是道教、佛教的发祥、壮大之地而声誉鹊起,正所谓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”。五岳是中国道教孕育传播的地方,九华山、普陀山、峨眉山与五台山列为四大佛教圣地。《西游记》、《聊斋志异》提到的魑魅魍魉神仙鬼魅的出没藏身之地则不是山洞就是山头。而武当山、嵩山与博大精深、独树一帜的中华武学有着深厚渊源。 山居文化也是中国古代文化的一部分,从陶渊明的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诗句中可窥见一斑;王维《山居秋暝》对山中美景一咏三叹,唯美之至;黄公望晚年隐居富春山,一幅《富春山居图》被后人誉为画中之兰亭。白居易筑草堂于北香炉峰,其《庐山草堂记》开头便是:“匡庐奇秀,甲天下山……”为庐山奠定了很高的声望。“背山面水”不仅是中国古代建筑学上的人居经典,而且是今天的房地产商宣传中最响亮的招牌之一。当代文人余秋雨前有畅销书《文化苦旅》,其“文化”、“旅”字流露了游历与中国文人创作之间的关系,其随后的《山居笔记》书名又道破中国文人无法释怀的“山居”情结。 有山多有水,水随山转,山因水活,山静水动,阴阳互生,这是古今中外崇尚的最佳审美和休闲境界。中国古代的文人墨客、雅士鸿儒寄情于山水,以达到物我两忘的超然境界。南北朝时的俪道元,宋代沈括,明朝的徐霞客遍游名山大川留下《水经注》、《梦溪笔谈》、《徐霞客游记》文笔优美的地理学著作。李白、杜甫、谢灵运一生纵情于祖国山河,获得了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灵感源泉。现代文学大师沈从文先生笔下的《边城》,糅合了山的风骨,水的灵动;中国历代的艺术史上形成了山水诗、山水画的主流派别。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的苏轼为后世文人效仿的楷模,孔子“智者乐水,仁者爱山”为后人津津乐道。九九重阳登高习俗又对中国人的山地休闲起着推波助澜作用。山水仿佛一座巨大的宝库,源源不断地为中国文学提供着生机与活力, 培养了东方文明讲求自然的审美观,撑起了无数中国文人的精神世界。在国人眼中,山水蕴涵着宇宙无限奥妙,是得道、生慧,宁静致远、淡泊明志和修身养性之处,是吸取天地精华、与天地精神往来的处所。山水已经抽象为一种文化精神,山与休闲文化的关系,体现了 中国人特有的休闲方式和休闲理念。 有山必有林,山林、密林成为庇护人类休养生息最后的处所,于是,才有了逼上梁山,占山为王、重上井冈山的故事;林也给山罩上一层神秘的面纱,为人们预留无限的想象空间,于是,有了《西游记》、《聊斋志异》这样的神话经典,并演绎了雪山飞狐、华山论剑、少林功夫等蕴涵中国哲学意味的武学传奇。 现代中国革命时期,山又因革命斗争历史被抹上红色一笔。井冈山被称为中国革命的摇篮,延安宝塔山成为革命者心中的圣地,太行山是中国抗日战争的根据地,、沂蒙山水哺育了中华好儿女,狼牙山、风雪大别山也因革命故事而成为红色旅游经典。朱德、毛泽东、邓小平等不少革命领导人非常喜爱登山,这除了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染以外,又多了一层意味:就是革命斗争意志的磨炼和对征服与胜利的渴望。稍作留意,你会发现毛泽东的诗词中出现“山”字不下数十次,其中有名有姓的山有:井冈山、黄洋界(西江月《井岗山》)、武夷山(如梦令《元旦》)、岷山、乌蒙山(七律《长征》)、六盘山(清平乐《六盘山》)、昆仑山(念奴娇《昆仑》)、庐山、钟山、龟山、蛇山、巫山、韶山等。毛泽东骨子里的中国 文人气质,使他如旧时文人一样,对杭州山水偏爱有加,他生前曾 40 多次来到杭州,在西子湖畔度过了一千多个日夜,他三上杭州群山之首北高峰,写下《看山》诗句:“三上北高峰,杭州一望空,飞凤亭边树,桃花岭上风。”还有一首名为《莫干山》的七绝。 如果说浩瀚、时而狂野时而舒缓的海洋造就了西方文开放、冒险、挑战的民族性格,那么,肃默、厚重的山地和内陆给东方人气质中注入了沉稳、坚韧、内敛的因素。使得东西方的文化传统与休闲方式迥异。西方人热爱帆板、冲浪、漂流、攀岩、野营、滑雪、山地自行车、沙滩排球等动态的运动休闲方式,同时,也有罗曼蒂克式的悠闲逍遥:如沙滩日光浴、海滨漫步、咖啡厅小坐、温泉浴、打扑克等;东方人崇尚垂钓、卧游、归隐、神游、气功、观赏、品茗、吟咏等静态的休闲方式。 中国的山演绎了太多的中华传奇,承载了太多的中华文化和历史,也给予了国人太多的智慧和灵感。 如今冠以“文化”头衔的名目已不少,什么食文化、酒文化、茶文化……,想必再加个“山文化”倒也不为过。

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战略合作 | 版权声明 | 咨询服务 |
京ICP备17053280号-1